窦希仁家里陈设简单,一块写有“抗战英雄”字样的牌匾尤为醒目窦希仁家里陈设简单,一块写有“抗战英雄”字样的牌匾尤为醒目
讲起过去的历史,窦希仁眼里闪着坚定、激动的光芒讲起过去的历史,窦希仁眼里闪着坚定、激动的光芒

  1937年7月7日夜,日军在北平西南卢沟桥附近演习时,借口一名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查,遭到中国守军第29军严辞拒绝。日军遂向中国守军开枪射击,又炮轰宛平城。第29军奋起抗战。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又称“卢沟桥事变”。“七七事变”是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也是中华民族进行全面抗战的起点。

  这场持续八年之久的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伟大的卫国战争,也是中国近代以来抗击外敌入侵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在这场战争中,中华民族同仇敌忾,浴血奋战,最终赢得战争的胜利。

  如今,距离抗日战争胜利已经过去了70个年头,和平年代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年近百岁,但说起那段抗战的历史,他们仍然满腔热血,他们就是曾在战争前线与日寇厮杀,保家卫国的抗战老兵,今年96岁的窦希仁,便是其中一员。

  农家孩子的保家卫国梦

  白上衣灰裤子,戴着花镜,拄着拐杖,还没走进村子,一位老人已经缓缓向村口走来,老人个头不高,但精神头十足,拄着拐杖往前走,走几步停一下,还不时地回头看看,像是在等人,询问之后才知道,这位老人就是窦希仁。

  原来老人听说记者要来,一大早执意要到村口迎接,年近百岁,走路也不需要旁人搀扶。窦希仁家住长安区斗门冯三村,家中陈设简单,在玄关的顶部,悬挂着一块写有“抗战英雄”字样的牌匾。

  窦希仁的耳朵有点背,需要大声地讲述和比划才能听见,他说这是抗战时期,打仗被炮声震的留下的后遗症,尽管耳背,但讲起过去抗战的历史,老人眼里始终闪着坚定和激动的光芒,仿佛又回到那片战场一般。

  1931年9月18日,日军挑起“九一八事变”,占领中国东北,并一手炮制了“伪满洲国”。那一年,窦希仁才12岁,日军占领东北后,又将魔爪伸向华北,并于1937年7月7日,在北平西南卢沟桥附近演习,借口一名士兵“失踪”,进入宛平县城搜查为由向中国守军开枪射击,发起卢沟桥事变,此时,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那一年,18岁的窦希仁还在西安上学,前方的战事让他摩拳擦掌,尽管出身于农民家庭,但他从小就有一颗投身沙场的壮志雄心。“国家的存亡危在旦夕,哪怕贡献一己微弱的力量,也希望能投身战场,为战争胜利尽自己的努力。”窦希仁回忆起自己当年的卫国梦说,正是这份热情让他选择了参军。

  卢沟桥事变之后,他就报考了汽车驾驶兵,很快被分到安徽芜湖训练营进行集训。

  转移途中与日军正面交锋

  1937年11月20日,中国国民革命军在伤亡25万人之后,被迫撤退,上海自此沦陷。“上海被占领之后,训练营转移到湖南常德的德山县。”窦希仁说,在此地训练了近半年的时间,他被分到武昌第九战区第6分队,后又转入第五战区,成为李宗仁部队的一名汽车兵。

  第五战区的司令部当时设立在湖北汉口地区,1938年初,在徐州战役战场上,中国军队英勇奋战,消耗了日军有生力量,为部署武汉保卫战赢得大量时间,尽管汉口当时远离徐州战场,但窦希仁和其他战友每日都在艰苦训练,时刻准备战斗。

  日军攻占徐州后,又妄图攻占湖北武汉控制中原,1938年6月11日,日军溯长江西上,进攻安庆,拉开了武汉会战的序幕,同年10月,武汉沦陷,随后,国民政府军第五战区长官司令部进驻湖北樊城。

  窦希仁回忆,当时的湖北襄阳已成为第五战区指挥中心,1939年5月至1945年3月,日军先后四次进攻襄阳,企图消灭第五战区主力部队,以打开通往川陕的屏障,但始终未达到目的。

  1939年5月,第五战区司令部迁往湖北老河口,据窦希仁回忆,在迁往老河口途中,有一次遇上日军出动近百架飞机轰炸襄阳。“整个部队很多人,光机器脚踏车分队就6个,我们是第六分队,大概有七八辆摩托车,车一直在跑,然而飞机在天上飞,速度很快,还不停地往下扔炸弹。”这是窦希仁第一次真正地投身战场,面对日军的轰炸,他丝毫没有胆怯。

  “既然参军就没有想活着回去。”窦希仁说,因为摩托车太招摇,他们为了躲避日军轰炸,听从领队的命令,首先全部下车并将车辆自行毁坏,扔在路边掩埋,然后就拼命地往包围圈外跑。尽管窦希仁跑得飞快,但始终没有敌军的炮弹快,眼看着炮弹在自己身边炸开了花,也炸死了不少同胞,看着战友倒下,怒火在他心中燃烧,但他只能先往安全的地方跑。窦希仁告诉记者,当兵的脑袋都是拴在裤腰带上的,啥时候掉了都不知道,他能活到今天,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窦希仁回到老河口之后,根据命令,他们一行存活下来的脚踏车兵,到广西重新领取了摩托车,再一次回到老河口,投身战场。

  保送至黄埔军校第七分校短训班

  随大部队迁往老河口之后不久,1940年底,窦希仁便离开了第五战区回到西安,分配到装甲二团给副团长开车,当时的装甲二团的团部设在渭南的陵口镇,主要保卫陕西潼关至山西风陵渡黄河沿线,抗日战争期间,潼关、风陵渡都是黄河河防的一部分。

  窦希仁所在装甲兵团1937年4月在南京方山成立,这是中国第一支装甲部队,同年9月,苏共达成协议,苏联愿意向中国提供战车、飞机、火炮、弹药等援助,为了能够更好地运用这些机械化装备,1938年1月15日,装甲兵团正式扩编为第200师,是唯一的机械化部队。

  半年之后,装甲二团团部从渭南陵口镇迁址长安高家湾,窦希仁又在高家湾服役数日后,1942年,他又被团里保送至黄埔军校第七分校机械军工训练班,开始了为期6个月的短期训练。

  “参加短期训练班,初期的时候首先讲授文化课,然后开始学习机械、汽车构造、坦克构造等论知识。”窦希仁告诉记者,1942年底,培训结束后,一起参加短训班的同学都各自回了原部队,只有他一个人,选择了报名参加远征军。

  报名参加远征军赴昆明战场

  1944年,窦希仁义无反顾地报名参加了中国青年远征军,奔赴云南曲靖,成为207师620团3营7连第一班的班长。

  中国远征军是中华民国政府于1941年底成立的中英军事同盟而组织的。抗日战争爆发后,由于中国的工业基础薄弱,急需大量物资和外援,遂于1938年初修筑滇缅公路,并于同年年底通车,从此,滇缅公路成为中国抗战的输血管,同时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岌岌可危的英国三岛也需要中方的援助,1940年10月起,英国首先开放封锁已久的滇缅路,接着酝酿中英军事同盟。

  随着太平洋战场的节节退败,1943年驻印军、远征军严重短缺,为打通大陆与太平洋的补给路线,日军又在1944年4月发起了“一号作战”,八个月之内,国军一溃千里,丧失守城146座,损兵50余万,1944年10月,中国抗战进入最艰苦的时期,危急时刻,国难当头。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短短数月,十万青年放下书本,投笔从戎,编成九个师(201师-209师)、两个团,分别在湘西、云南等地训练,其中一部分在印度受训,窦希仁便是这十万青年中的一个。

  1945年元旦,正式成立知识青年远征军,同年4月,青年军在经过半年的集训后,将窦希仁所在的207师拨给新六军,时刻准备投身战斗的青年们,个个希望能为抗战最后胜利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然而还未等他们远赴缅印战场,1945年1月15日,新一军攻克南坎,于1月27日畹町附近的芒友与云南西进的中国远征军会师。3月30日,中国远征军攻克乔梅,与英军胜利会师,至此,中国驻印军与中国远征军的任务顺利完成。同年8月15日,日本向同盟国无条件投降,抗日战争结束。

  “日本投降以后,我就被调到了东北,在沈阳成立的长官部汽车连看管汽车,1948年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收编,收编之后,我被分到后勤政治部解放团学习了半年,然后进入本溪市兴化铁工厂工作。”窦希仁说,自此,他的抗战经历也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再回忆起这段漫长的抗战岁月,窦希仁说,自己做梦也没有想到,他能好好地活到今天,但最令他遗憾的是,由于战,没有留下任何有关过去的老照片,留下的只有对过去岁月的记忆和感慨。

  如今的窦希仁早已儿孙满堂,虽然战争留给他的伤痛永远不可磨灭,但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数十年来,他亲眼见证了祖国的迅猛发展,“真是没有新中国,就没有今天的我们。”窦希仁感慨到,看着自己的孙子、孙女一天天长大,他最大的心愿就是,祖国能永远繁荣昌盛。文/图 实习记者李梦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