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联系方式 >

常外家长自费50万检出学校地下水污染

编辑:北京聚贤贵都宾馆有限公司时间:2016-06-20 14:32:05阅读次数:2
常外家长自费50万检出学校地下水污染  央广网常州4月21日消息(记者吴喆华)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常州外国语学校因选址紧邻“毒地”而导致的环境污染风波,仍在发酵。近两天,多位学生家长带着孩子去医院体检,相关的数据仍在统计当中。据媒体报道,截至今天凌晨,在该校初一初二已收集的683份体检报告中,已经统计出522名学生体检指标异常。   据常外部分学生家长提供的检测报告显示,2016年3月24日至26日,上海实朴检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对常州外国语学校校内地块的6个点位地下水进行取样,检出二氯乙烷等6种有机污染物。目前该检测报告已由学生家长转交环保部和江苏省联合调查组以及常州市环保局。   从常州市武进人民医院拿到孩子的最新体检数据,学生家长张先生变得更加焦虑。跟2月13号的体检指标相比,孩子双侧颈部的甲状腺结节的程度不断加深。“今天去体检,颈部淋巴大的吓人。2月份,右侧1.8cm乘0.6cm,左侧0.6cm乘1.8cm。今天早晨的数据是,右侧3.2cm乘1.0cm,左侧2.1cm乘0.9cm。”张先生告诉记者,两份体检报告时间仅相隔两个月。“之前是2月13号,这个是4月19号。”   今年1月12日,常州外国语学校因周边空气原因停课,期末考试都没考,张先生14岁的女儿从2月29号返校上课,至今已有一个多月时间。孩子出现了起红疹、头皮屑增多、嗜睡等症状。   此前,常州市卫计委公布的学生检查指标异常的人数为133人。多位学生家长对常州市的官方统计数据提出质疑,并连夜统计最新的数据。据媒体报道,截至今天凌晨,在该校初一初二已收集的683份体检报告中,已经统计出522名学生体检指标异常,统计仍在进行当中,统计会将情况恶化的学生体检数据进行备注。张先生说,他孩子所在的班级已经有4人数据往不好的方向发展。   对家长反映的问题,常州市通报了对该校多次环境检测结果情况。2015年7月14号,新校区投入前,空气质量检测“符合国家标准”;今年1月4号起,常外周边设6个监测点位空气质量检测“符合国家标准”2月5、18、19号,校园室内外空气、土壤、地下水等相关检测数据均达标。3月24-26号检测结果也均达标。   怎么解释学校一方面认为环保数据都达标,一方面又出现一百多人身体指标异常呢?常州外国语学校校长曹慧表示,学校肯定关注学生健康,但在这方面,学校建议咨询权威人士,专业部门。   对于家长统计和常州市卫计委统计数据不同,常州市有关部门表示,他们认可此前公布的133人体检指标异常的数据。国家卫计委有关专家已经参与调查工作,常州市层面不愿意再多回应。   根据中国之声此前的报道,此次常外学生身体异常怀疑与周边原化工地块的土壤修复工程有关。对学校附近的这块26.2公顷的“毒地”,原修复方案是将“毒土”挖出,但挖土过程操作不当,导致空气污染,去年12月尤其严重。后来政府调整了修复方案,改为用黏土覆盖,修复工程已经于今年2月15日通过专家验收。但是,家长对于校方委托的检测机构提出质疑。   家长的质疑并非空穴来风。此前,由常州外国语学校委托的实朴分析检测(上海)所做的检测报告,共有7页,其中“八一5教室内甲苯数据”曾出现数据错误。   张先生说,总的是TVOC0.031,下面有个二甲苯指标,所谓分的是0.068,现在是分的比总的大。   澳实公司此后出具更正说明,称“报告编制人员在输入数据时出现小数点错误”,“忽略了数据之间的逻辑关系”,八一5教室的甲苯数据0.068mg\m2,应为0.0068mg\m2。   此后,常外的初一、初二两个年级的学生家长自掏腰包筹集了五十余万元,委托上海实朴检测技术服务有限公司检测。张先生孩子所在的班级共50人,一共43人出钱众筹检测费。   张先生说:“当时,我们提议是100到500,43个家长全部按照500的最高额捐的。别的班300、500的很多,总额超过50万。”   实朴公司的检测报告,对常州外国语学校校内地块的6个点位地下水进行取样,检出二氯乙烷、二甲基苯酚等6种有机污染物。这6种有机污染物均不是地下水本底存在的物质,检出即证明常外校区内6个点位地下水分别受到不同程度污染,该检测结果检出的有机污染物与2013年9月12日常州市环保局公布的常隆(华达、常宇)公司原厂址地块污染场地地下水污染物种类相符,表明常外校区地块地下水已受到污染且具备流动性。   目前,该检测报告已由学生家长转交环保部和江苏省联合调查组以及常州市环保局。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以往曾为城市发展带来动力的那些生产历史悠久、工艺设备相对落后的老企业,加快了迁移的步伐,但却把存在污染风险的土地留在了城市里。这次常州外国语学校风波,正是因为临近这样一块“污染风险”土地。那么全国还有多少这样的“毒土地”?未来如何推进土壤污染治理,才能杜绝风险?   有关我国土壤污染的总体情况,一直以来都缺乏权威而全面的数据。比较受到认可的是2014年4月环保部公布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这是我国首次公布土壤污染“家底”数据。在此次调查覆盖面积的630万平方公里的点位检测中,全国土壤点位超标率为16.1%。 其中,工矿业废弃地土壤环境问题突出,化工、矿业、冶金等行业的工业废弃地是受污染典型地块之一。在调查的81块工业废弃地的775个土壤点位中,超标点位占34.9%。尤其是在长三角,珠三角和东北老工业基地等部分地区污染问题更加突出。   从这样的情况来看,我国大量的废弃工业用地,无疑都可能存在潜在的污染风险。北京大学刘阳生坦言,之所以需要反复强调要摸清“土壤污染底数”,是因为了解不同污染土地的污染情况和污染物种类,直接关系到污染治理过程中的风险把控。此次常州外国语污染事件的爆发,实际上也是没有重视这个问题。污染对人们健康产生影响需要三个条件,污染物,暴露途径和敏感人群。常州外国语学校在这三方面都是有风险的,第一,污染物临近污染地块,污染地块有一些农药生产企业,很可能对地下水造成污染,但地下水是迁移的,这可能造成常州外国语地块的潜在污染风险;第二,暴露途径在哪里,修复是通过常规的挖掘迁移的方式进行,但农药厂产生的污染物很多都是挥发性,半挥发性的,在挖掘过程中,污染可能突然加重,对人体的影响有可能会比较大。   刘阳生进一步解释,针对目前我国的土地污染情况,需要针对不同的污染物类型进行不同的修复。类似于常州外国语附近污染地块,在修复挖掘时,需要做到封闭作业,保障挥发性污染物不会对附近人群造成风险,而其他类型的污染,比如重金属污染,则这方面风险略小。“重金属没有挥发性,暴露途径相对来说比较容易截断,比如做好表层覆盖,种草,不会导致雨水淋溶进入地下水,那么风险就可以大大降低,可以做一个场地性质的变更。”   环保部部长陈吉宁近日谈及土壤污染治理问题时,同样提到类似观点。他认为,重点是对没有污染的核心保护好,正在污染的和已在污染的土壤进行防治和风险管控。通过改变土地用途,比如有些污染的农用地改种棉花,改变它种树,污染就不会成为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目前缺乏一份可靠的土壤污染“地图”外,土壤污染市场内缺乏成功模式,也是导致土壤污染治理难推进的一个主要因素。刘阳生指出,场地的修复目前还是依靠国家资金来推动,还没有一个好的、完整的商业模式来推动污染地的修复。不像大气治理,水污染治理,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模式,利润回报方式都是明确的,但在土壤修复方面,这些都还不明确,还需要很长的过程。   作为三大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中的最后一块“拼图”,土十条即将在今年出台,北京公众环境中心主任马军表示,除了进一步完善法律法规,还应加大还是应该加大信息公开力度,将土壤污染治理的全过程置于社会监督之下。“各方面还是有一些利益纠葛。修复过程需要公众监督,整改结果也需要第三方的再次评估,不然很多钱投入,但形成的只是寻租,地块没有修整好。国际上现在已经有了有毒物质排放清单,这个制度在我国也亟待建立。

推荐阅读:微商帝 http://www.weishangdi.com

上一篇:凤凰古城围城三年为何突然免费?官方顺应民意 下一篇:墨西哥实施“史上最严”限行措施(高清组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