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蓉两人被警方挡获时,河南新野县一猕猴养殖场的老板徐非正在等待接应。

  去年3月,得知徐非想高价收购猕猴后,葛蓉和汤正专门前往河南新野县同他碰面。“见面地点是在徐非的养殖场中,徐非明确提出要3到9斤的小猕猴,要求不要有伤残,商议的价格为每只3000元。”承办该案的检察官李双宝说,当时,徐非还要求葛蓉等人要拿到猕猴运输、出售的合法手续,避免风险。

  “那边订购,葛蓉就联系四川这边的人进山抓猴。”李双宝说,河南的徐非并非如他们所说,买猴是为了驯养起来表扬猴戏。葛蓉他们根本没管是不是野生猕猴,有无合法手续,就偷偷运往河南新野。之后,在葛蓉的举报下,倪海被警方挡获。

  对话

  冒充繁殖猴卖进实验室 一只卖到六到八千

  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猕猴,被送到河南驯养表演猴戏?对此,多位专业人士称这一说法并不靠谱,“很可能是高价卖进实验室试药。”

  《中国国家地理》摄影师马宏杰曾用12年深入调查河南耍猴人,最终出版《最后的耍猴人》一书。他告诉记者,猴戏有几百年的历史,河南新野县的猕猴也有几百年的繁殖历史。一般来说,用于表演猴戏的猕猴不用野生猕猴,而是用从小养大的繁殖猴。

  “我调查过,新野县一个大的养殖场,一年能繁殖出200只猕猴。”马宏杰对记者说,大量景区、科研实验室都需要猕猴,供不应求,新野县有几家养殖场专门偷偷收购野生猕猴,然后冒充繁殖猴销往科研实验室。

  马宏杰了解到,小儿麻痹症等疫苗,一般都需要猕猴试药,因此一只野生猕猴可以卖6000到8000元,甚至更高。“这就吸引了少数养殖场铤而走险,从全国各地购买野生猕猴。”马宏杰对记者说,耍猴戏的民间艺人一般不敢干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