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简介 >

南京虐童案二审主审法官:“虐童案”中的情与法(视频)

编辑:北京聚贤贵都宾馆有限公司时间:2016-01-13 10:09:21阅读次数:2
南京虐童案二审主审法官:“虐童案”中的情与法

南京虐童案二审主审法官:“虐童案”中的情与法

徐聪萍,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未成年人及家事案件审判庭法官,“南京虐童案”二审主审法官。

11月23日晚,中央电视台13频道《面对面》栏目播出《徐聪萍:“虐童案”中的情与法》节目,就南京“虐童案”专题采访南京中院徐聪萍法官。

【解说】本周五,备受关注的“南京虐童案” 被告人李征琴涉故意伤害男童上诉案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对于一审判处李征琴有期徒刑6个月的决定,曾经在社会上引起广泛讨论,二审将作出怎样的裁定,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记者:在面对这样一个备受社会关注的案子的时候,说实话,你的心里有压力吗?

徐聪萍:就是刚接触这个案子的时候,要说完全没有压力也是不太可能的,因为这个案件可能从法律上来讲,它不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一个案件,因为它涉及到的起点刑本身也就是故意伤害罪,三年以下,但是这个案件因为前期的时候,由于社会比较关注,网络也比较关注,所以可能还是有一定的社会热度。出于这样一个考虑,是有一定压力。

记者:这个社会热度为什么让你心里会有压力?

徐聪萍:因为现在我们也强调司法公开,法院的一个判决,你不仅仅是一个法律效果,可能对于这样一个社会效果来讲也是比较重要的。。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毕竟这个关系到一个小孩的问题,儿童权利,。。所以就相当于你办的看起来是故意伤害的案件,可能对于小孩今后的成长包括他的一些生存状况都是有一定影响的,所以就这点来讲,还是会有一定的心里上的压力。

【解说】作为本案主审法官,徐聪萍曾经在二审开庭前到安徽省来安县农村看望过本案被害人小宝,小宝是上诉人李征琴表姐的第三个孩子,2013年6月李征琴夫妇通过来安县民政局办理了收养小宝的手续,把他带至南京的家中进行抚养。。今年3月31日晚,李征琴因认为小宝考试作弊、未完成课外阅读作业且说谎,在家中先后使用竹制抓痒耙、塑料制跳绳对小宝进行抽打,造成小宝体表出现范围较广泛的150余处挫伤。小宝的伤情在学校被老师发现后报警,随后小宝躯干与四肢伤痕累累的照片在网络上被曝光,引发轩然大波。自今年4月5日李征琴因涉嫌故意伤害被警方刑事拘留开始,小宝就与养母李征琴分离,由亲生父母临时监护,不久之后便被带回了曾经生活过6年的老家。

徐聪萍:小孩非常可爱,就是当时跟我们聊天的时候,聊的也非常好。

记者:都聊什么了?

徐聪萍:我们就问他说,你想不想上学,他就说他想妈妈,。。想老师,想同学,然后他写字特别漂亮,。。所以我们是会觉得,一方面觉得这小孩非常非常可爱,然后另外一方面看到他现在这样一种现状,也确实觉得为他觉得比较可惜。

记者:他现在是什么状况?

徐聪萍:我们当时去的情况是他没有在上学……我们也问他说你在家现在学习吗,他说不学习,不看书。

记者:他愿意回到老家吗?

徐聪萍:我们问他你愿不愿意,你在这儿待的习惯吗,他跟我讲说,他说还可以,就是这个小孩子他讲话的时候会有一些些老成。

记者:从他的哪一个部分,哪一个方面感觉到?

徐聪萍:他跟我们交流的时候,你会发现他不是太愿意敞开心扉,比如你问他,他就会反复跟我们讲说,我想妈妈,过多的话不太愿意讲。

【解说】今年9月28日,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这起案件。经南京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小宝躯干、四肢等部位挫伤面积为体表面积的10%,其所受损伤已构成轻伤一级。在9月29日的一审质证过程中,李征琴情绪几度失控,法官被迫宣布休庭。随后,李征琴甚至在羁押室内试图撞墙自杀,致使休庭时间长达一个半小时。根据法律规定,法院决定对其实施逮捕。9月30日下午,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李征琴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对这一结果,李征琴表示不服,认为一审判决存在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程序违法,并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庭审】李征琴同期:小时候都被打过,打完回家就好了……

记者:直到现在,她依然认为自己是没有罪的,只是犯了错?您对此怎么看,这个罪和错,你的衡量是什么,法律的衡量是什么?

徐聪萍:她讲说打孩子错了,但是没有犯罪,那关于究竟什么是犯罪,我们还是要从法律的角度对她进行一个衡量。那么像本案当中,我们认为她构成故意伤害罪,首先有这样一个伤害孩子身体的一个故意……我们法律上的故意和日常生活当中的故意不一样,不是说我故意得想要伤害你我就是,就是想要把你打得我怎么样这个才叫做故意。那么从本案当中来讲,一个那么小的小孩子,八九岁,你拿这个绳子去抽打她,实际上你应该能够认识到,她会有一个非常严重的危害后果,但是你却放任了这样一种后果,这个就是一个故意,从法律上来讲。那么最后也确实构成了轻伤一级,这样的一个危害后果,那从法律上来讲,她就构成了一个犯罪。

【庭审】李征琴同期:只打了几下,打得不重……

记者:我看到她在庭审的过程当中一直在说,我就打了几下,我也不记得打了多少,我也觉得我下手不重。

徐聪萍:关于这个伤,就是最终这个伤是构成轻伤还是说构成重伤,包括轻伤几级,这是一个法律上的判断,这个和实际上你人体的感知程度,包括医疗后果,。。这样两个概念,是两码事。

记者:这可能在社会上也会提一个醒,你的一个身体感知和真正的科学最终的检验。

徐聪萍:对对,是两码事。

【解说】无论是一审还是二审,伤情鉴定都是法庭争论的焦点,小宝的伤属于轻伤还是轻微伤是李征琴是否构成犯罪的决定性因素。控辩双方对于伤情鉴定的分歧主要在于对挫伤鉴定标准的认定,即皮内出血是不是挫伤。李征琴曾经向法院递交过一份由法医鉴定专家胡志强和庄洪胜,联合署名的“法医学书证审查意见书”,这份意见书依据的是公安部刑事侦查局编著的《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释义》和司法部司法鉴定管理局组织编写的《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标准适用指南》,其挫伤定义没有提到皮内出血,而控方及两名法医鉴定人依据的则是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教材《法医病理学》,其中对挫伤的界定包含皮下出血和皮内出血。对于这一争议,法庭倾向了后者。

记者:因为都是权威部门发布的,为什么选择了教科书?

徐聪萍:当法律法规没有做出定义的时候,我们一般就应当采用这样一个定义的通说,。。我们也翻阅了很多的书籍,关于挫伤的定义,从一开始到现在基本上都没有变过,都是认为皮下出血、皮内出血、软组织出血,都是包含挫伤的,这样一个历史沿革都从来没有变过,这是一个。另外一个,就是教科书它的,首先这个法医病理学教科书,是卫生部规划的这样一个部编教材,也是法医学这样一个专业领域当中一直在使用的这样一个教材,那么根据我们的了解,在鉴定当中通行做法也是教科书它是作为一个依据,那么其他的学术观点可能是作为一个参考。

【庭审】上诉证据,孩子的视频和信

【解说】关于伤情鉴定,李征琴没能提供更多新的证据,新的物证只有被害人小宝替她求情的视频和信件。李征琴的辩护律师认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的规定,应当尊重被害人的程序选择权,被害人小宝已经对李征琴的行为表示谅解,应当不追究李征琴的刑事责任。

记者:当孩子也在跟你们表达他想妈妈的时候,会不会对你们的判决有影响?

徐聪萍:我相信她作为一个母亲,也不是说这个平时长期虐待孩子还是怎么样,因为事实上她平时对孩子还是比较好的,也为孩子提供了比较好的这个学习生活条件……而且孩子跟妈妈之间一定是有一个非常真挚的感情,这个我们都是相信的,甚至像这个孩子现在讲说他很想念妈妈,非常的希望妈妈能回来,这样一种感情,我们也非常的理解,

记者:你们尊重这样的情感,不会被这种情感左右来让你们的判断失去法理?

徐聪萍:不会被情感左右,作为一个普通的社会人可能我会很为这种情感打动,包括在庭审过程当中,包括见到小孩,我也会非常的理解,也很感动这样一种情感,但是这个能不能作为法律上的一个依据,包括作为最后判决的一个依据,这个是存在一个疑问的。

记者:因为他是未成年人。

徐聪萍:对,因为他是一个未成年人,而且他是一个未满十岁的未成年人,就是从民法上讲,他是一个无民事行为能力人,他对于他自己所做的这样一个选择的后果,他是没有一个清楚的认知,特别是这里面既涉及到法律,涉及到亲情,涉及到各种各样的因素可能会比较的复杂,所以我们认为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而且国家对于未成年人本身就是一个,采取特别保护的态度,所以他做出这样一个意愿,我们即使认为这是一个真实的意愿,那么在法律上是一个什么样的效力,不是一个特别确定的情况,就不能够完全认可说他就有一个法律上的选择权。

【庭审】李征琴同期:孩子还是我带得好。

【解说】因涉及未成年人,本案的另一个焦点就是如何实现儿童利益最大化。事发后,小宝暂时由亲生父母照顾,但两个家庭物质条件的悬殊让人们不免担心小宝的生活将被推入另一个困境。

记者:所以你们在整个的宣判过程当中也会考虑到对孩子的这种影响吗?

徐聪萍:从李征琴动手开始打孩子,这个时候有已经开始了这样一个影响。包括她打孩子对孩子的这个心理造成了一定的影响,那后来的这个整个案件的推动,对小孩的生活状况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动。

记者:因为他的亲生父母一直在强调所谓物质条件的差别。

徐聪萍:对。

记者:那您觉得这个会不会变成将来孩子选择生活的一个障碍。

徐聪萍:这个首先我觉得,物质条件当然非常重要,但是物质条件绝对不是一个衡量一个人生活的幸福程度,包括对孩子健康成长是否的一个唯一的指标,这个我相信也是社会上所有人应该是一个共识,这个我想大家应该都是很清楚的。徐聪萍:但是我想,绝对不能够说因为觉得小孩在这个安徽可能生活条件不如南京好,不能基于这样一种考虑,最后说再对李征琴处以刑事处罚的时候,说我对她减轻处罚还是就免于处罚,我想这个不应该是法律上一个考虑的因素。

【庭审】李征琴同期:最后陈述,自己可以改。

【解说】一方面是小宝被殴打至轻伤的事实,一方面是小宝包括小宝的亲生父母都表示希望小宝继续和养父母一起生活,李征琴故意伤害男童案从一开始就一直挣扎在情与法之间。

记者:但是也确实也看到了,一些网友尤其是做了妈妈的人,也会说不要判得这么重,如果判她刑的话,她就没有办法再跟孩子在一起生活,对孩子也是一种伤害。那你们会考虑到这样的声音吗?

徐聪萍:我们也会听到这样的声音,但是判决结果最终还是按照法律做出来的。

记者:在合法的这个底线上再考虑情理?

徐聪萍:在合法的底线上去考虑情理问题,事实上一个就是生父母包括孩子,他们在前期已经出具了一个刑事的谅解书,表示他们对李珍琴的谅解,在考虑量刑情节的时候也把这块作为一个酌定从轻的情节予以考虑,也就是说这个部分,我们在法律上已经进行了考虑。

记者:如果没有这样的谅解,那在法律上对她的量刑会加重是吗?

徐聪萍:像她这个起点刑,按照我们有一个量刑规范化是一年半,她有这样一个谅解的情节,那么我们可以在这个基础上扣减百分之多少……所以说如果没有这块情节,可能量刑会跟现在有可能会有所不同。

【庭审】宣判,维持原判

【解说】经过一天的庭审,11月20日下午,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做出二审判决,维持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李征琴有期徒刑6个月的判决。而李征琴服刑期满后,小宝是否还能回到她的身边,是很多人都在关注的问题。

记者:他还可以跟李征琴生活在一起吗?

徐聪萍:他未来能否跟李征琴生活在一起,这个有这样一个小小的问题,就是一审庭审当中,也认定了也许一个事实。

徐聪萍:一个是他之前有子女,另外一个就是他当时提供的收养材料里面有一份无子女这个证明,这样一个印章和有权做出这个证明的这个有权机关的印章实际上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这份证明它是不真实的,本身的效力是不能认定的。

记者:也就是说这里面的症结,在于李征琴收养这个孩子是不是合法?

徐聪萍:对,她的这样的一个收养关系如果不成立的话,那就不存在说后面是不是回到李征琴的身边,恢复原有的生活状态这样一个问题了。

记者:哪怕是她的亲生父母强烈要求这个孩子跟李征琴继续生活在一起,也是不可以的吗?

徐聪萍:至少不能基于原来的收养关系继续生活在一起,而事实上,李征琴因为她有这样一个,因为打孩子这样一个故意犯罪,她是不是后面能够继续地重新办理收养手续去收养,这个在法律上是存在障碍的。

【解说】从事发至今半年多的时间里,小宝身上的伤痕早已不见踪迹,但他的生活却已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改变。

记者:很多人的担心,都是孩子身体上的伤愈合了,但是心里的伤没有办法愈合。

徐聪萍:如果说这样这个的一系列的事件,对孩子的生活已经造成一定的这个创伤的话,那么我们社会上所有的人,都应该为之努力的是怎样去愈合这样一种创伤,包括如何解释。你为什么不能跟妈妈生活在一起,因为妈妈犯了错误,你犯了错误就要接受一定的这个惩罚,要为自己犯的错误付出代价。但是如果你将来,这个改正错误了,那可能后面还可以这个继续的为自己犯的错误去弥。。我觉得应该给孩子这样一种正面的引导,而不是说去扩大这样一种伤害。

记者:您觉得这样的一个结果,对于这个社会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徐聪萍:我觉得这个判决,最重要的传达给社会的一个态度应该就是,未成年人绝对不是说是父母的一个私有财产,你不能任意的去处置他,他是一个有独立人格的一个生命体,他自己是独立的,他有自身的这样一个独立的利益表达。

记者:一直以来在中国人的传承里面,都觉得棍棒底下出孝子,不打不成器。

徐聪萍:对,会有这样一种想法。

记者:这种传统观念能够通过一个案件而改变吗?

徐聪萍:这个可能不能简单地说就通过个案,通过一个案件去改变它,但是我想,应该说对社会上其他的持有同样错误想法的这个父母来讲,应该是有一定的警示作用。。通过这样一系列案件的这样一个判决结果,表明一个国家的这样一个态度,为什么我们讲国家是未成年人的最终的监护人,也就是说可能很多事情,并不完全是自己家里的这个家事。那么一旦当上升到这个,触犯到公法的这样一个程度的话,那国家公权利就会进行介入了。



也许您也喜欢:
上一篇:四款“高颜值”实用家轿推荐 菲翔领衔--四川频道 下一篇:男子持仿真枪抢300万名表 律师申请重作精神鉴定-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