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美媒解析沙特为何猛轰也门:对伊朗敌视根深蒂固

编辑:北京聚贤贵都宾馆有限公司时间:2016-06-06 15:32:29阅读次数:2
美媒解析沙特为何猛轰也门:对伊朗敌视根深蒂固 美国《国家利益》网站4月12日发表文章,题为《沙特为何要敲打也门》,副题为《利雅得希望让苏醒的什叶派上床入睡》,作者是马特·珀普尔,编译如下: 沙特去年开始轰炸也门时,很多观察家猜测它在向邻国传递一个信息。现在,由于这场暴力拖拖拉拉,沙特的行动让人想起隔着半个大陆的另一个国家。 这场战争由沙特权势很大、少年老成的国防大臣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亲王发动,其目的是要阻止当地胡塞武装的前进,但是几个月来一直有风言风语说也门就是他的越南。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20世纪60年代,埃及总统加麦尔·阿卜杜勒·纳赛尔干预北也门内战,以阻止被废黜的伊玛目重新掌权,结果很快发现自己陷入了泥潭。阿富汗可能是“帝国的坟墓”,不过也门也常常让外国入侵者陷入困境。 军事比喻且放一边,现在真正的问题是,也门就要饿死了。也门本就是中东最穷的国家,由于几个月来受沙特封锁,造成包括食物在内的必需品短缺。这难怪会招来仇视——可以说利雅得正在输掉人心争夺战。那么沙特为何这么做?为何为了阻止胡塞武装而不惜毁掉一个国家?鉴于已经造成了毁灭性的破坏,感觉这场战争就像用大锤砸死一只苍蝇。 原因之一是也门位于沙特阿拉伯的后门口,一个敌对的也门政府可能危及沙特南部地区。不过对也门采取的行动实际上造成沙特的安全形势恶化,因为胡塞武装通过向沙特村庄发射火箭弹和发动边界袭击来进行报复。虽然“基地”组织过去威胁过沙特,但是它在也门从来没有引发过重大的军事行动。那么沙特为何现在出手干预呢? 要了解也门战争,就必须从沙特精英阶层的角度看问题。从前,中东什叶派占多数的国家是由基本上不同意什叶派掌权的君主和强人所统治——伊拉克为逊尼派萨达姆·侯赛因所统治,巴林由沙特支持的哈里发王朝统治,而伊朗则在巴列维王朝的统治之下。逊尼派掌权,什叶派等待着结束时间。美国通过掌权的逊尼派管理中东,与他们中的很多人合作,尤其是沙特王室。 这一切在过去35年发生了变化,先是伊朗爆发了伊斯兰革命,产生了一个过分自信的什叶派政府,接着美国占领了伊拉克,实际上使逊尼派失去了统治权。随着伊拉克什叶派排队投票和伊朗朝圣者涌过边境来参观圣城纳杰夫,中东经历了一场给予伊斯兰教徒中长期被压迫的少数(什叶派在穆斯林总人口中仅占10%至15%)真正自治权的觉醒。瓦利·纳斯尔2007年出版的《什叶派的复兴》一书详细记载了这场革命。 这场复兴引起了逊尼派的激烈反应,他们源源不断地进入伊拉克,寻找机会,让什叶派流血。虽然该地区逊尼派掌权的国家没有积极反对这种觉醒,但是它们非常紧张地关注着事态的发展。2004年,对于中东各地,从巴林到伊朗、到伊拉克、一直到叙利亚阿拉维派的阿萨德政权和黎巴嫩对真主党友好的地区,“什叶派日渐壮大”,约旦国王阿卜杜拉发出了警告,他这是代表很多人发言。德黑兰在这一地带的东端,不过它是政治中心——阿卜杜拉担心什叶派日益壮大必然会形成一个伊朗帝国。 因此,难怪在“阿拉伯之春”爆发时,沙特帮助巴林的逊尼派君主镇压什叶派起义,也难怪很多逊尼派国家跳出来支持推翻与伊朗有牵连的阿萨德政权。它们真正的目的是削弱伊朗的实力。这种对伊朗的厌恶在仍掌权的逊尼派统治者当中根深蒂固,尤其是沙特。《纽约时报》对维基揭秘披露的沙特外交文件进行分析后发现,沙特“对伊朗近乎产生了一种强迫症,其驻非洲、亚洲和欧洲的外交人员严密监视着伊朗的一举一动,高层政府部门则在策划采取措施限制什叶派伊斯兰文化的传播。”这就是沙特往往不愿全力以赴投入反恐战争的原因。“基地”组织这样的逊尼派圣战组织是可以对付的,而伊朗则是外部的地缘政治威胁。 因此,2014年底,什叶派胡塞武装攻占也门首都萨那后,中东逊尼派的神经系统受到震动。胡塞组织是什叶派中支持分裂的扎伊迪派,与伊朗主流的十二伊玛目派步调并不一致。伊朗曾经警告前者,认为其不应该占领萨那。而且,胡塞组织也不像真主党那样是伊朗的代理人——但这些都无关紧要了。沙特将一切直接归罪于伊朗,他们与多个逊尼派国家一道投入(对胡塞武装的)战斗,将自己的军队从反“伊斯兰国”的斗争中撤下来。打击萨拉菲派恐怖主义再一次被视为美国人的事情而受到排斥。 沙特现在的问题是它试图阻挠什叶派觉醒的做法事与愿违。经过一年多的轰炸,胡塞武装仍然控制着萨那,国际上出现了反对这场战争的情绪。由于油价低迷,沙特经济停滞不前,而伊朗虽然面临类似挑战,但是达成核协议使得伊朗的收入和信誉都有所提高。今年早些时候沙特阿拉伯突然处死著名的什叶派神职人员尼米尔·尼米尔,旨在展示一种挑衅的态度,向伊朗和其东部省份桀骜不驯的什叶派表明逊尼派旧的统治方式仍然管用。然而这也招致国际上更多的谴责,沙特驻德黑兰大使馆被纵火焚烧。 沙特还与刚刚变得好争辩的奥巴马总统发生了争论。奥巴马上个月指责沙特坐享美国的安全保证。图尔基·费萨尔亲王很快对这一坐享其成的说法予以反击,而后阿卜杜拉·沙特亲王在《华尔街日报》撰文,为也门战争进行辩解。沙特人显然认为他们遇到的是公共问题,认为美国疑心越来越重、什叶派实力在增强。然而,正是他们对什叶派的步步紧逼(他们在也门的冷酷战争)首先帮助激起了负面的公关。 现在的问题是,沙特能否渡过这些危机。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什叶派觉醒了,他们不会很快重新陷入沉睡。正如我们所了解的,中东已经发生了变化。(编译 刘宗亚)

推荐阅读:湖北吧 http://www.hubeiba.com.cn

上一篇:香河二手房并未停止网签 官方回应:只是系统升级 下一篇:柯文哲满意度再创新低 恐现“死亡交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