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主打产品 >

被前车碾飞的鹅卵石砸中头部 男子索赔32万|

编辑:北京聚贤贵都宾馆有限公司时间:2016-01-13 10:10:17阅读次数:2
被前车碾飞的鹅卵石砸中头部 男子索赔32万
昨日,江北法院,由于智力障碍,陈云贵并没有选择坐上原告席,他坐在了旁听席上。 本报记者 李斌 摄  昨日,江北法院,由于智力障碍,陈云贵并没有选择坐上原告席,他坐在了旁听席上。 本报记者 李斌 摄

  昨天,坐在江北法院的旁听席上,48岁的陈云贵用手捂着右脸颊,始终不发一言。尽管法庭上唇枪舌剑,可在他这个原告的记忆中,法庭争论的这起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几乎已成空白。

  7个月前,老陈被前车碾飞的鹅卵石击中头部,经鉴定为轻度智力障碍、8级伤残,而创伤性癫痫的病情还有待观察。

  送货途中被石块击伤

  昨天上午10点,庭审即将开始,陈云贵并没有选择坐上原告席,他在妻子肖芳的陪伴下,坐在了旁听席的第三排。本次庭审,他委托了特别授权的代理律师。

  陈云贵家住北碚,是一位搬运工人。今年4月4日下午,他乘货车坐在副驾驶位押送货物从海尔路往五里坪方向行驶。

  没想到,车行至水口红绿灯附近时,右侧一辆重型货车从厂区驶出,左后轮碾飞了地上的一块鹅卵石。而这块鹅卵石恰好击中了陈云贵的头部右侧。


  不过,对于当时发生的事情,陈云贵的脑中只是一片空白。妻子肖芳说,丈夫头部受伤后在重症监护室待了8天,对于事发经过已经记不太清楚了。而她听说,击中丈夫的那块鹅卵石“有四五斤重”。

  肖芳说,丈夫受伤之后都没怎么出过门,更别谈工作。他们打官司也不是想多要钱,目前,部分医疗费都是找人借的,只是想获得应得的赔偿。

  索赔32万,三被告各执一词

  事发之后,警方对这起交通事故的责任认定为:属于意外事故,两辆货车的驾驶员均不承担责任。于是,陈云贵向对方货车车主、保险公司,以及该货车挂靠的运输公司索赔,并诉至江北法院。

  庭审开始,原告方提出,要求三被告赔偿医疗费、续医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鉴定费等共计32万余元。而陈云贵经住院83天,被鉴定为:轻度智力障碍、8级伤残。

  被告车主一方认为,他们的车买了交强险和三者险,应该由保险公司赔付。而且,他们还为陈云贵的医疗费垫付了8万元。事发当时,他们的车是碾飞了水坑里的鹅卵石,驾驶员根本没办法观察到。

  被告运输公司认为,这是一起无责任的意外事故,货车驾驶员没有责任,那么运输公司就没有责任。三者险有100万元的保额,应由保险赔付,即使有不足部分也应由车主承担。

  被告保险公司则认为,对警方的交通事故认定无异议,如果应该赔付,也只能按交强险无责任范围赔付,而且要剔除20%的非医保费用。而这一点,也是在投保时明确约定过的。

  是否城镇常住居民影响赔偿金额

  法庭调查之后,法官归结本案争议焦点:谁承担赔偿责任;原告请求金额项目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在陈云贵方请求的赔偿金额中,残疾赔偿金一项金额超过15万元,在此问题上,原被告双方观点不一。由于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差距较大,直接影响赔偿数额。

  陈云贵的代理律师介绍,残疾赔偿金是按城镇常住居民来算的,如果按农村常住居民来计算金额要少一半。她说,陈云贵与父母同住在北碚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中,且居住1年以上,所以应该按城镇常住居民来算。

  不过,部分被告认为,陈云贵的户口在农村,其提供的城镇常住居民的证明缺少公章,不予认可,应当按照农村常住居民来计算。

  上午11点多,庭审结束。法院未当庭宣判,但双方都同意庭后调解。(文中人物系化名)




也许您也喜欢:
上一篇:公安部提醒朋友圈里免费流量千万别领| 下一篇:“舞台女王”江映蓉成都签售 变轻熟女野性绽放|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